<六重溪做大水>

 

最近時常有夏季的午後暴雨,令人想起過去六重溪的水災。民國七十三年六月三日,因為梅雨的侵害造成了著名的「六三水災」,六重溪部落曾經在那時候遭受了相當嚴重的損失。觀點新聞記者趙良慧紀錄水災的災情:「當時發生的時間是在六月三日凌晨2時到清晨之間,臺北市連續6小時就降下248.5公釐的雨量,公館台大在6小時內更達到400公釐的總降雨,打破氣象局觀測站87年的紀錄,成為臺灣梅雨帶來的最大的單日降雨量,造成相當嚴重的積水災情以及財產損失,全臺共有47人死亡,3人輕重傷,6六人失蹤,全國經濟損失超過200億元。」


六重溪部落當時沿線並沒有像現在一樣的堅固堤防,只有用壘石和鐵籠加固的堤岸而已,因此夜間山裡奔騰而出的溪水一下子就漫過了河岸,從六重溪三叉路往石牌的路邊衝破河堤,直接灌入部落裡面;在河水衝擊下六重溪部落較低的地方都淹了大水,許多家戶的東西流散各處,家禽家畜也都被水流光。當時的水災造成河堤到六溪國小沿線的民居很嚴重的損失,數棟房屋毀壞地基掏空、淤泥堆積亂石掩埋,部落的老人家曾心有餘悸的回憶道:「當時的洪水最大的時候淹到我們的胸口,大家都跑到高處避難,來不及逃走的人都站到家裡的桌子上抱著彼此;村莊裡面甚至還有一顆大芒果樹,在我眼前搖了兩三下就被連根拔起沖走。」所幸當時水災的時候不是在晚上,因此部落沒有人傷亡,後來在鎮公所和軍隊的協助下,村莊才慢慢清走淤泥,爾後河川局在六重溪沿岸建起了堤壩,後來也不再有水災的事情發生。

照片來源:臺南市六重溪平埔協會
引用資料來源:觀點新聞記者趙良慧https://www.needsradio.org.tw/joomla2/

〈什麼!六重溪差點變成水庫〉

沒錯,就像標題上面寫的一樣,六重溪差點就這樣消失在地圖上了;上個星期提到要跟大家說六重溪部落差點消失的故事,今天就和大家分享這段過去。在做六重溪部落研究的時候,曾翻閱了許多相關的資料,而在文化部國家文化資料庫中,關於烏山頭水庫及嘉南大圳的建立就有這段紀錄:
「日治時期嘉南平原一帶當時地方熱心人士為糧食生產之需,曾不斷向當時日本政府請求設法改善灌溉設施,其後嘉義廳長日人相賀氏決定取法桃園地區開池儲水以備乾季灌溉之經驗,乃攜同地方人士向日本政府請求准於嘉南地方開築同樣之蓄水池。於是土木局乃派八田技師前往急水溪及六重溪勘查築壩可行性,作為期兩星期之初步調查。調查結果發現曾文溪支流之一官佃溪附近地形可資利用築壩,乃於1917年起草擬官佃溪埤圳計劃,並於翌年10月推選代表向嘉義、臺南二廳長請求迅予執行,自此敲起嘉南大圳開發之鐘聲。」



從上的紀錄中可以看到1916年有段時間,八田與一技師與水庫設計人員曾來到六重溪和急水溪來做水庫的建設探勘;後來因官佃溪的地形和過去的水利基礎(荷蘭與清朝期該地曾建設灌溉埤塘)更加完善,因此後來才將水庫地點設計在現在的烏山頭。看著這樣的紀錄真的會為六重溪部落捏一把冷汗,如果當時真的把水庫設計在六重溪的話,從鳳梨山下石廟與舊電影城的山坳處築壩,三重溪、六重溪、南勢仔、石牌、檳榔腳和坎下這些地方應該都會在水下,包含村莊、公廨、所有過去部落的歷史可能也都要隨之埋藏,而居住在這一帶的族人,當時應該也會一起搬遷四散了。



烏山頭水庫和嘉南大圳是灌溉嘉南平原重要的水利設施,當時是東亞第一大的水利工程,也是臺灣糧食作物產出發展重要的進程;其實六重溪部落有老人家口述,小時候曾經到烏山頭水庫的送水壓力鋼管裡工作過,當時因為小孩身材比較小,所以可以鑽到鋼管內部敲鐵銹、作維護工作。想不到嘉南大圳會有這麼一段與六重溪部落相關的歷史,差點由烏山頭水庫變成六重溪水庫;還好當時沒有選址在六重溪,要不然可能現在部落已經不在了。最近臺灣進入夏季氣候型態,往往都會有午後的落雷和強降雨,下一篇我們來跟大家分享1984年,曾發生在六重溪部落大水災的事情。

資料來源:
1.文化部國家文化資料庫:http://nrch.culture.tw/
2.文化資產局臺灣世界遺產潛力點:https://twh.boch.gov.tw/taiwan/intro.aspx?id=17&lang=zh_tw
圖片來源:
1.日月同輝:https://www.yy.idv.tw/index.php
2.嘉南農田水利會。

〈 六重溪的宋江陣 〉

六重溪雖然不算是一個大村莊,但是過去我們的村子裡面卻有兩個宋江陣,作為廟會時可以出動的陣頭,平常時則團結村莊、強健族人體魄;因為聚落的地緣遠近關係,三重溪、六重溪和南勢仔的居民組成一團,而頂埔、檳榔腳和石牌的居民則組成另外一團。

這張照片是六重溪地區的宋江陣在做團練時候所留下的紀錄,當時六重溪地區的宋江陣團名叫做「六溪福興堂」,平時練習的地方都是在部落裡面的公厝或是在比較寬闊的民家門口庭院。據老人家說,福興堂當初建立的時候,是邀請東山吉貝耍那邊的族人過來教導,所以也可以說六溪福興堂的功夫是師承吉貝耍。六溪福興堂的宋江陣為二十四人陣,每次出陣包含替換人員和鑼鼓小組,一共大約是三十人左右;大多數都是在村莊的慶典、迎神時出陣表演,尤其每年的正月初九迎佛祖和二月十五六重溪秦元宮熱鬧,村莊裡的宋江陣一定是遊行隊伍裡面的重頭戲。

不過因為時代的更迭,部落裡面的族人因為農業社會轉型工商社會後,許多村莊年輕人開始上北部或是到附近的大城市工作,村莊的人口逐漸無法達到宋江陣所需要的人數,所以宋江陣就沒有延續下去了。今天跟大家分享了老照片的故事,透過這些老照片看到過去六重溪的樣貌,大家也可以找一下裡面有沒有自己認識的長輩喔!下則故事我們來跟大家來說一下六重溪部落曾經差點消失的故事!

照片年代:約民國49年(西元1960)左右
照片來源:蘇明通
照片人物:吳生國(二排右一)、洪西通(二排右二)、潘登新(二排右六)、潘朱神保(二排右七)、潘瑞霖(二排左七)、賢仔(三重溪人,居中持頭旗者)、李慶堂(前排右三)、蘇文(前排右一)、陳木清(前排左三)、蘇乾(在地人稱其狗仔,前排左二)。

六重溪第三太祖的祭師-林樹娘的故事

很久沒有呈現六重溪的故事了,最近來和大家分享一些這幾年所採集到的在地故事。
過去六重溪的太祖五姊妹都有一位專屬的「代言人」,在部落船除了會主導公廨祭儀的工作外,也會幫忙村民處理許多的問題,舉凡婚喪喜慶、生病、家禽家畜走失等等,祭師都可以借用祖靈的神力為族人解決;不過因為時代的更迭,「祭師」這個稱呼的族語沒有傳承下來,所以族人通常都會借用漢人民間信仰的「尪姨」來稱呼他們。這些祭師多半是以祖靈揀選的方式擔任這個工作,但也有些祭師是以家族傳承的狀態傳襲下去;其中部落裡最後的一位祭師是第三太祖的「尪姨」,因為處理事情非常靈驗而聲名遠播,甚至當時在青山、東原一代的漢人村莊也會來請她去辦事情。

第三太祖的祭師住在頂埔,她的名字叫做林樹娘;研究團隊曾經有訪問過林樹娘的孫媳婦(1943年出生),並從她那邊紀錄了非常多林樹娘的故事。林樹娘的年紀比她孫媳婦大六七十歲,因此推測是在西元1870至1880年左右出生,約莫在清朝同治、光緒年間。林樹娘出生在南勢仔,成年後嫁到頂埔的潘家,在潘家她隨著丈夫務農持家,也經常下田幫忙耕作;一天晚上,林樹娘在夢境裡遇到了第三太祖,就在那天晚上太祖揀選了林樹娘擔任乩身。從此以後,太祖都會在晚上入到林樹娘的夢中,教導她許多的法術和儀式,甚至有的時候會在夢中傳達草藥知識,讓林樹娘聞到、看到草藥,而神奇的是每每都能隔天早上出門就看到前一晚的那株植物;一旦祭典要到了,太祖也會加緊訓練林樹娘如何唱儀式需要用的曲調,而潘家的人則會看到林樹娘時不時在哼唱「陳三五娘、山伯英台」。

在揀選成為祭師的過程中並不順利,林樹娘也有反抗過太祖,曾經暗自的跟太祖說:「我已經有家室了,需要照顧我的家庭,所以沒有辦法幫助太祖,請您不要選我吧!」但太祖對於揀選祭師非常堅持,一旦林樹娘有反抗的心態就會對她進行懲罰。而丈夫對於她晚上睡不好、早上又時不時會唱「陳三五娘、山伯英台」的情況感到非常惱怒,覺得林樹娘是在裝神弄鬼所以時常罵她。有一天家裡正在吃飯,林樹娘又感應到了太祖的曲調,便在飯桌上開始唱歌,丈夫看到後又大發雷霆罵她又再發瘋了;結果忽然間太祖上身到林樹娘的身上,一把將她丈夫的頭直接塞進八仙桌下桌面和桌撐之間的狹小空間,直到她丈夫苦苦哀求後太祖才把他的頭拔出來,而經過這件事情後,林樹娘的家人才都相信她是真的被太祖所揀選,因此不再反對或輕視。

林樹娘中年時因為眼疾導致後來視力模糊,但這不影響她擔任祭師的工作,在祖靈的協助下很多村人的疑難雜症都可以得到解決;因為視力不好沒辦法自己走路,所以多半要請她去處理事情的話,都會用家裡的大米籃當成轎子,請她坐在裡面然後再抬去辦事的家戶。林樹娘時一直服務村里到八十多歲去世,由於當時她是村莊最後一位祭師了,所以她還在世的時候曾有人問她什麼時候我們的太祖才會再揀選新的「尪姨」?林樹娘則回答道:「太祖說祂會再來找乩身,而乩身再出來的時候要等到太平年。」林樹娘在六重溪留下了很多幫助村民的事蹟和傳說故事;直到今日,依然可以從這些長輩的口述中想像祭師在部落裡幫助村民的情景。

幸運的是,民國五十二年左右陳漢光老師曾經來到六重溪做過田野調查,並在當時留下了珍貴的影像紀錄,除了把林樹娘做攝影外也將她施法的情況一同拍了下來。每年祭典的時候如果大家到公廨裡,也可以看到一尊以她的形象做的雕刻,那是林樹娘的子孫依照她在世的樣貌去做的木雕紀念,對比之下真的和陳漢光老師照片裡的人物一模一樣呢!

照片來源:
1. 陳漢光,1961,〈台南縣六重溪之五太祖崇拜〉。《 臺灣文獻》12(4) :146-155。
2.臺南市六重溪平埔協會攝影。

部落老照片收集:照片編號46潘慢來當兵駐守於臺北上塔悠營區

照片解析:

  1. 照片上方寫有清楚的地點「於台北松山上塔悠營房同志留念」,以及攝影時間「民國47年3月29日」。
  2. 潘慢來與同袍四人分別手持摺疊槍托型M1卡賓槍(二排右一潘慢來)、M1步槍(二排左一)、BAR白朗寧步槍(一排右一)、M20超級巴祖卡火箭筒(一排左一),四人皆是打綁腿加上全副武裝的裝備。

照片說明:

軍旅生涯一直都是每個服過兵役的人珍貴的回憶,這張照片是當時潘慢來於松山上塔悠營區服役時所留下的紀念,當時可能是為了要做紀念拍照,所以整個火力小組做了全副武裝的準備。上塔悠營區是在松山機場的周遭,最主要是戍守首都地區的防務,在軍隊當中算是相當精銳的編制。

108年度平埔族群聚落活力計畫期末成果評鑑

經過一整年的努力,今年度六重溪部落的活力計畫終於在11/20做了成果的評鑑與發表;當天現場來了原民會代表邱連春科員、評審委員屏東教育大學陳枝烈教授和清華大學林文蘭副教授,同時一同出席的還有輔導單位臺南市政府、台灣原住民族學院促進會、重建KUVA活絡聚落計畫等協助活力計畫進行的組織。

圖像裡可能有4 個人、大家坐著和室內當天的成果分享中,六重溪部落呈現了今年的部落人員培訓、耆老訪談、老影片數位化、老照片紀錄成果,同時也把協會在寒暑假期間,與六重溪分校孩子們一同完成的部落立體地圖搬出來,讓委員們看到部落小學協同製作的成績。

圖像裡可能有1 人、微笑中、坐下和表格

我們於今年的計畫中特別在村莊裡選了八個特別的景點設置解說牌,讓來訪的客人和部落族人都可以看到村莊的景點解說紀錄;另外還特別選了檳榔腳、南勢仔和石廟仔三個聚落的入口,配合公車站牌的等待點製作了入口意象,未來這些入口意象不但是我們的地理標示打卡點,同時也兼具座椅的功能,讓部落的居民等公車可以順便休息一下。

圖像裡可能有2 個人、微笑的人、大家站著、樹、鞋子和戶外
今年的計畫相當多采多姿,也看到部落居民間更多的互動與合作,未來協會也會繼續貫徹活力計畫的衷旨,捲動居民一起合作,打造更美的家鄉。今年的計畫同時也要感謝很多提供協助、建議的組織與單位,有了大家同心協力的幫忙,今年的活力計畫才更加完美、精彩。

特別感謝:

補助單位-原住民族委員會

輔導單位-臺南市政府、台灣原住民族學院促進會、重建KUVA活絡聚落計畫
部落單位-臺南市六重溪平埔協會全體會員、臺南市白河區六溪社區發展協會全體會員、六重溪公廨管理委員會全體委員

協助單位-臺南市河東國、國立雲林科技大學創意生活設計系、國立臺南藝術大學影像紀錄研究所、臺南藝術節、崑山科技大學通識中心、小林大滿舞團、日光小林社區發展協會、吉貝耍文史工作室、吉貝耍部落學堂、TAI 身體劇場、藝馨人文學堂、Kitt Johnson/X-act 、皂咖手創館。

部落老照片收集:照片編號22陳俊錡在家騎牛

照片解析:

  1. 背景環境為當時臺南市白河區六重溪42號,陳俊錡的家旁;可以看到右邊有一間用水泥柱搭建成的簡易牛寮。
  2. 圖片中可以見到當時的竹管屋構造,在畫面的左方也可以看到當時的族人為了要防範下雨侵蝕竹管屋,會在牆面上加一層淋有瀝青的黑色防水紙;而地面的部分也會特別用石頭把竹管墊高,避免竹管直接落地接受濕氣侵害,在接地的竹管之間也會排上大石頭防水流入室內。
  3. 在牛寮的屋頂依稀可見當時用來防雨的茅草,而牛寮的地上都鋪著甘蔗葉,作為牛隻休息的地方。牛寮的前方有一坨牛的排泄物。

照片說明:

六重溪過去的主要經濟作物為稻米、甘蔗、樹薯,因此有許多人家自己會飼養牛隻,作為拉車或者犁田的勞動獸力;為了避免工作的牛隻偷吃甘蔗或是作物,族人會用竹子製作一個竹籮筐套在牛的嘴巴上,這種特殊的用具叫做「牛嘴籃」。

陳俊錡的父親陳金鐘養了牛隻,過去在村莊裡面協助村人犁田或載貨;這張照片是陳家的母牛剛生下一隻小牛沒多久,適逢陳俊錡的姐夫帶著相機到六重溪,剛好就拍下了頑皮的陳俊錡騎上小牛的照片。

部落老照片收集:照片編號47陳東河教務主任一家

照片解析:

  1. 照片的背景為最早於日治時期搭建的六重溪國語講習所教室,可以看到當時的教室還是以竹管屋的方式構建。
  2. 教務主任一家穿著輕鬆,應該是在生活或是課餘期間拍下的照片。

照片說明:

陳東河是目前收集資料後,所知最早擔任六重溪國小教務主任一職的老師;據耆老們說陳老師是白河人,可能因為住得近,所以分派來六重溪國小擔任教職。

照片的背景是六重溪國小最早的竹管屋教室,可以看到當時整齊的窗戶和牆上掛了標語,當時的教室是日治時期國語講習所留下來的建築,一直使用到白河大地震(1964年)傾倒後,才重新建立了現在看到的水泥校舍。

部落老照片收集:照片編號45帶著吉他的潘金龍

照片解析:

  1. 此張照片是在相館拍攝的沙龍照,可以看得出背後的佈景和人物手持吉他吉他的擺拍相當講究。
  2. 照片的右下方印有立明照相的字樣,可以確定當初相館的店名。

照片說明:

在臺北工作得時間裡,潘金龍曾寄了許多生活照回家鄉給親人,除了給家裡的人知道自己在臺北的生活,同時也讓雙親知道自己的成長。這張沙龍照的拍攝地點為「麗明照相館」,很值得慶幸的是該相館至今依然還在,而且據研究團隊的確認後發現,照相館的位置跟當初潘金龍在臺北工作的內江街相當靠近,也因此可以驗證潘金龍的照片當初就是在這裡拍攝無誤。

部落老照片收集:照片編號43村民一起出遊與台灣省議會石獅子合照

照片解析:

  1. 畫面中央為一隻西洋石獅子,成為判斷該張照片在何處拍照的依據。
  2. 參與活動的族人大多數穿著白色襯衫上衣與皮鞋,判斷可能為村民當時參觀台灣省議會,所以大家都以正式裝束前往。

照片說明:

當時推測是村莊裡的大家一起出去旅遊,來到台灣省政府一起合照留下的照片。該照片裡面可以看到許多長輩的影像,耆老在做照片回顧的時候提到許多長輩的經歷,特別指出了幾個日治時期至近代從外地遷移到六重溪的人;例如林火崙原為南投水里人,當初為了來六重溪做開墾山地的工作便留下來了,他特別會製作用來裝木炭的竹籃子;劉阿桶是苗栗客家人,因其長輩在日治時期來六重溪工作,後來便留了下來,當時劉阿桶和許多外來工作的家庭都住在牛寮地區(六重溪南方,與部落隔了一座山,過去曾有十多戶人家住在牛寮,不過現在已經全部搬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