部落老照片收集:照片編號14潘明權在學校騎腳踏車

照片分析:

1.潘明權身上穿著卡其色的國小冬季服裝,推估拍攝的時間為當年初春或入冬。

2.潘明權騎乘的腳踏車是他父親的老式腳踏車。

3.當時的國小操場尚無草皮、跑道、司令台和球門。

照片說明:

潘明權騎著父親的自行車在國小拍照,這張照片是在操場往河堤的方向所拍攝的畫面,當時操場還沒有兒童遊戲器材、跑道、草皮也沒有後來建的司令台;經現在的學校現況比對,這張照片背景的樹木現在都已經長成將近兩人合抱的樹木,足以得知這張照片的年代久遠與實地當今的差異性。相片中的主角與12號照片相同。

部落老照片收集:照片編號13潘明權、朱崇榮在家門口

照片解析:

1.主角兄弟穿著的是國小夏天的裝束,推估應該是該年夏天期間學校放學後所拍攝的照片。

2.主角的家裡應該為後期的竹管屋,因為竹管為了防腐並沒有落地,取而代之的後後期才有的紅磚。

3.後門看出去可以看到鄰居的竹簍,該不會要準備去打獵了?

照片說明:

潘明權與朱崇榮兩兄弟在自家門口一起拍照,在照片中可以看到這間竹管屋屬於比較後期的竹管屋造型,下方的牆面是由紅磚堆疊而成,為的是讓作為房屋結構承重主力的竹子不要落地,避免掉因為潮濕而容易腐化的狀況。

在畫面中也可以看到過去六重溪的門庭前會有小廣場,為了讓人們在夜間也可以在廣場遊戲、活動,通常會在家裡的門楣上面裝一盞大瓦數的燈泡,為的就是提供夜間的照明。

透過家屋半掩的後門,我們可以發現後面一戶人家的家門口正擺著竹簍和一些物品;這間房子的主人是潘丁有,有非常高超的竹編技術,他的兒子潘阿恭則是村莊裡面著名的打獵專家,舉凡電魚、補竹雞、抓兔子或是捕捉果子狸都難不倒他。

部落老照片收集:照片編號9朱神保潘秀英結婚照

照片解析:

1.攝影地點為位於六甲的照相館攝影棚內。

2.男方著西裝並梳油頭、女方著洋裝,兩人手上一起捧著結婚捧花。

照片說明:

這張照片是潘朱神保與潘秀英的結婚照,當年潘朱神保入贅潘家為20歲、潘秀英為24歲。潘秀英為吉貝耍楊來斛與段瑞蘭的女兒,因為段瑞蘭早亡,所以在朋友的介紹下讓六重溪的潘萬居與潘蘇怨領養;當時潘萬居在友人的介紹下去到吉貝耍看這位女孩,認為潘秀英乖巧所以馬上就確定要領養為養女,因此日後潘秀英在六重溪便有一個綽號叫做「快仔」,意思為很快就被收養為養女。

潘朱神保在家族的介紹下入贅至六重溪來,當時二十歲騎著一台腳踏車就隨介紹人一同來到六重溪,與未曾蒙面的潘秀英一起組成家庭,後來兩人婚後生活美滿,在潘朱神保的記憶中,他與潘秀英兩夫妻生活在一起從沒有大聲吵架過。

部落老照片收集:照片編號8朱神保父子三人合照

場景分析:

1.攝影地點為照相館的攝影棚內。

2.根據人物的穿著可以分辨得出來拍照當天是夏天。

照片說明:

照片中的右方幼童為照片主人朱神保,當時推估年紀在三、四歲左右。朱神保的父親朱天依本照片後方的註記得知朱天卒於民國四十七年(西元1958年)六月十九日,享年六十四歲,因此可以得知朱天應生於西元1984年。朱天原為下營人士,年輕時跟隨武師習武,學過治療跌打損傷的漢醫並懂得敷藥開方。因為年輕氣盛在下營的菜店(酒家)與日本人發生衝突鬥毆,為了避免日人報官尋仇,所以遷移到六甲的赤山巖邊生活。朱天娶妻朱王好後久不得子,因此領養朱錦元,後來朱王好懷孕生下朱神保,成為朱天的二兒子。

部落老照片收集:照片編號6洪邱家族大、二兒子結婚照

場景分析:

  1. 該場景在洪家老宅的門口,當天剛好在宴客前的空擋,洪家人大家一起拍下了這張照片。
  2. 洪家在六重溪算是大戶人家田產豐盛,所以看得出來新郎新娘身著西裝和皮鞋;甚至由於六重溪出泉仔斜坡一帶皆是洪家的田地,因此當地也被稱為「洪邱坡」。
  3. 在圖片中的孩童都是理著光頭,其原因究竟是因為要健康防治還是別有原因則還需要再做調查。

照片說明:

畫面中是洪家一同娶大媳婦和二媳婦的日子,該照片為宴客的午前所照的照片;洪家當天是主人洪邱(戴黑帽者)的大兒子和二兒子的大喜之日,兩兄弟同時在同一天娶老婆進門。照片的主人為黃枝葉,今年已高齡九十歲,她是照片當中前排左一的那位婦人,當天嫁給洪家的二兒子洪西川。早年黃枝葉老夫人的爺爺是佳里人後來入贅吉貝耍在該村居住,後來因為黃老夫人的三叔入贅到六重溪,因緣際會輾轉介紹黃老夫人的父親來到六重西工作並娶妻生子,日後黃老夫人十九歲時在家族的介紹下嫁入洪家。

洪家因為子孫繁多一時成為六重溪的佳話,洪邱老先生(黃枝葉的公公)膝下一共有十一位子女,算是當時六重溪最多子多孫的家庭。嫁入洪家後黃枝葉日子幸福卻也辛苦,因為需要幫忙婆婆照顧小叔和家庭,所以日子過得相當忙碌;在小叔都長大後,洪西川夫婦才離開原生家庭在現居處蓋房子成家。

過去許多的六重溪人都會上山到碧雲寺後山做打石灰的工作,這個工作非常辛苦而且危險,黃枝葉老太太的丈夫洪西川先生,就是在中年的時候因為上山工作,在用火藥炸山的過程中不幸意外去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