部落老照片收集:照片編號41潘金龍與友人於碧雲寺金亭

照片解析:

  1. 景中人物穿著長袖服裝,應該為入秋至初春期之間;由於有許多遊客,同時跟村莊裡春節都會到碧雲寺遊覽的習慣來看,拍攝照片的日期應該是在春節期間。
  2. 蕭再來穿著臺南師範的卡其校服。
  3. 照片人物後方可以看到,碧雲寺特殊的閉嘴微笑母石獅子。
  4. 石獅正後方為碧雲寺餐廳建築。
  5. 照片最左邊為碧雲寺金亭。

照片說明:

本張照片與第40號照片推測為同一天拍攝,因為相中人物與穿著完全一樣,而且拍攝地點都是在關子嶺地區的旅遊景點。

據村莊的長輩回憶道,以前的物質條件比較不充足,所以大家平時不太有機會可以出遠門去玩,小時候過年村子裡面的孩子們最期待的,就是成群結隊一起走路去碧雲寺;除了過年大家想要去廟宇拜拜祈求新的一年平安外,孩子們最喜歡的就是過年期間廟裡供應給遊客吃平安的菜脯粥,很多人都可以配著醃醬筍一口氣吃下三、四碗。

碧雲寺從嘉慶年間開始,作為六重溪河谷的重要民俗信仰中心,一直以來在六重溪的族人心中有崇高的地位;而自張丙之亂後,為了紀念當初僧人逃離戰火的觀音佛祖遶境活動,更是附近區域一年一度的盛事。

部落老照片收集:照片編號37潘金龍(河山)結婚照

照片解析:

  1. 觀察照片後方裝有鐵窗的紅磚房後,初步判斷潘金龍與吉子的結婚照似乎並不是在六重溪拍攝。
  2. 照片右下方印有「聯合照相館」字樣,應該為當時洗照片的照相館。

照片說明:

潘金龍在十四、五歲國中畢業後,便藉著族人的介紹離開部落到台北工作;最早潘金龍隨著村人洪保原在台北內江街的衣服加工廠一起任職,後來潘金龍入伍進入海軍陸戰隊儀隊服役,退伍後與妻子一起在台北蘆洲開店賣衣服,聽族人說因為服務非常好,客人來買衣服的時候如果潘金龍不在,客人仍願意在店裏等到他回來。

潘金龍在台北生活工作的期間,認識了一位蘆洲的女孩子吉子,兩人後來在23歲左右結婚;如今潘金龍已經過世,而後代都已在台北落地生根。

部落老照片收集:照片編號36潘張玉春姐妹合照

照片解析:

兩姐妹一同出遊,背景為叢林,不過因為年代久遠缺乏擁有當時回憶的族人可以紀錄事件。

照片說明:

潘張玉春原本為吉貝耍人,在22歲的時候嫁進來六重溪,潘張玉春到六重溪後就支持著丈夫潘烈輝照顧家庭,同時也會協助家族的田地種植竹筍、木瓜、甘蔗和稻米;夫妻倆承襲家裡的土地,一直居住在石牌聚落的公廨後方,培養了孩子潘江城、潘江山、潘江龍、潘鳳珠、潘秀枝五兄妹,至今後代都依然居住在六重溪和石牌。

潘張玉春的妹妹後來由吉貝耍嫁到東山的鳳尾厝,因為姐妹兩人感情很好,因此妹妹時常來六重溪找姊姊,該張照片推測是兩人一同出遊所留下的紀錄。

部落老照片收集:照片編號35潘新賀的家人

照片解析:

1.景中人物皆著長袖服裝,可以推測應該是該年入秋或是初春的時間。

2.潘金龍著卡其色的學生服。

3.潘慢到穿著軍裝。

4.畫面中間蘇零仔先生左手夾著香菸,因此推測本張照片應該不是在照相館內的擺拍,拍攝地點應該為民居內。

照片說明:

據潘新賀老先生説,這張照片的拍照期間他並不知道,也因此他當時也沒有在照片裡面出現;依照片裡面潘慢到穿著軍裝的狀況,研究團隊推測應該是母親與家人一同去台北探望服役中的潘慢到,或是母親帶著兩兄弟去探望母舅蘇零仔所留下的影像。

潘新賀母親潘蘇懶原本是六重溪西邊的凹仔腳人,在她小時候進來六重溪部落潘萬居家,當成潘萬居的媳婦仔,成長過程中因為潘萬居與潘蘇懶有兄妹情誼,後來潘萬居便沒有娶潘蘇懶,反而協助潘蘇懶招贅白水溪的人來六重溪成立家庭。

由於提供照片的潘新賀老先生當時並未一起拍照,所以拍照地點不得而知;不過因為畫面中蘇零仔拍照時手拿香煙的輕鬆狀態,因此推測拍攝地點應該是在民居中。

部落老照片收集:照片編號34白河國中帳篷露營

照片解析:

  1. 照片前方放了許多睡袋、棉被、水桶和食物籃。
  2. 帳篷裡面鋪了防水布作為墊子預防濕氣。
  3. 學生們穿著長黑卡其制服和短褲,因為是國中生的關係,每個學生都剃了平頭。

照片說明:

為了培養學生自立與熟悉家政事務,在公民訓練課程上,白河國中的學生們在學校都需要有一次操場露營的經驗;大家要從家裡自己帶米、蔬菜等食材,在操場上面和同學們煮三餐、做野外訓練。照片當中左邊四位學生都是六重溪的子弟,因為從六重溪國小畢業後,一起上同一間國中;長輩們曾說以前在學校裡面大家也都是玩在一起,也一起闖禍,因此可以看得出來同一個村子的孩子感情相當要好。

部落老照片收集:照片編號33六重溪國小第十六屆師生合影

照片解析:

  1. 當時的校園裡面花圃中央是孫中山銅像,下方是「天下為公」的雕刻。
  2. 學生裡面男女各分成了左右兩邊。

照片說明:

村莊的每一屆學生,似乎都會有在學校中央花圃拍照紀錄的機會,本張照片是卓文瑞在六年級第一學期,為了紀念即將畢業所留下來的紀錄。

部落老照片收集:照片編號32卓文瑞父母在家門口合影

照片解析:

  1. 後方背景是卓家的祖厝,座落在六重溪坎下區域;現今的房子已經是重新修建過後的民居了。
  2. 照片右後方可以看到用曬乾絲瓜作成的絲瓜絨晾在牆上,可以看到過去部落族人善用自然材質,絲瓜絨是相當好的清潔用具。
  3. 左邊的牆上是晾曬衣服的地方,卓家坐東朝西後方有坡坎,因此前門是最適合曬衣服的空間。

照片說明:

卓文瑞的父親是卓慶輝,在村莊裡面大家都稱呼他「輝仔」,生於民國7年(西元1918年);卓家世居在六重溪坎下,在這裡有卓家的田園,家裡的人大多會在這裡種植水稻、地瓜、柳丁和龍眼。卓文瑞的母親吳淑娥生於民國13年(西元1924年),從東山東原(前大埔)嫁入六重溪。

照片後方是卓家的祖厝,是用竹管屋的形式搭建而成,畫面左下方有一塊斑駁牆面,可以看到前面的內部是用竹片編織作為結構,外面再抹上泥巴、粗糠、稻草等製成的泥漿,最外層再用石灰防止雨水滲入家屋。過去的竹管屋為了預防淹水,通常都是會做土台地基,這樣可以抬高屋子的地勢;另外在支撐竹管屋的柱子下方,也會特別墊一顆石頭,防止泥土的水氣侵蝕。

部落老照片收集:照片編號21村民在農田工作

照片解析:

  1. 為了可以在田野工作不被草叢割傷,所有工作的族人皆穿著寬鬆的衣物,女性則腰上還圍著一條長裙。
  2. 工作的女性族人為了防曬,除了帶著斗笠外還同時包著工作用的頭罩。
  3. 前排女孩的小腿上套著「籠仔」的布套,用以預防小腿被草或樹枝割傷;但是可以依稀看到族人腳下似乎沒有穿鞋,可見過去的族人因為經年的工作,腳底板已經相當厚實。
  4. 幾位男性族人還穿著短袖衣物,甚至有一位上身只穿著汗衫,因此可以判斷當時應該是在夏天。
  5. 前排左一的男孩手上撐著一把鐮刀,有可能是在做除草或是收成作物的工作。

照片說明:

因為這張照片的年代太過久遠,因此就連照片所有者也不知道拍攝這張照片是在什麼時候,只能由該持有者的母親潘秀琴的年紀做推斷;而照片中的人物也因為年代久遠,所以就算是同年紀的村中耆老們,也不太能夠認出照片中當時看起來還很年輕的村人。圖片最右的一位男性綽號「偶喔」,已紀錄不到實名,因為是村中的聾啞人士,所以有許多長輩特別可以認出他。

聽耆老們說,過去六重溪部落周遭自日治時期開始,林務局和糖廠就有許多開發土地的工作,因此部落的族人時常作為臨時工四處協助種樹、開山、墾伐以補貼家用;工作的地方從六重溪周遭環境,到大凍山都有,甚至比較遠的還要翻過大凍山,到另外一邊的劍光坑等地工作,像這類比較遠程的工作,一去都是要住在當地的臨時工寮好幾天。

導覽解說牌-公廨古井

公廨左邊的小山坡上,有一座族人生活過的遺跡,恍如隔世般的被保留在郁郁的竹影下。這是一口用大顆的砂質卵石所堆疊的古井,可以看得出來整個古井都是用手工的方式沿著山坡邊緣堆疊成形;古井依然到現在還是有源源不絕的水,持續提供著周遭居民必要的用水。

在這個小山坡上過去曾住著幾戶山林管理所的人家,因為位處在高處,因此每每需要用水都要走到河谷裡取水,過程相當麻煩而且辛苦。後來居民興起鑿井尋求水源的想法,便拜託了當初的太祖祭師(漢人稱之尪姨),祭師在祖靈附身後到了當地踏查,結果選了這個地點並指示下面就有水源;當下族人們不相信在這麼高的地點上面居然能鑿井,但是因為是祖靈交代的事情所以就半信半疑進行開鑿,後來果不其然才剛開鑿沒多久就有泉水湧出,在祖靈的幫助下果真尋得了一處水井。

由於神奇的尋井過程,這口水井也蒙上了一層神奇的色彩,經現任的祭師解說得知,過去只要是在公廨裡換掉的法器,都會被拿來這裡投入井中,作為將法器歸還給祖靈的行為。經過時代的更迭,雖然水井附近的居民已經逐漸搬離,而古井依然守在原地,它承載著祖靈賜與子民們的恩惠,不管從過去到未來,依然都是我們與祖先的連結。

導覽解說牌-公廨

六重溪的祖靈分為清水老君與太祖五姊妹,從位階上來清水老君是最高的神祇,下轄身為部落祖靈太祖五姊妹。長輩曾經說過我們的太祖五姊妹是代表過去的五個不同的村落或是氏族,由於過去戰火的關係彼此離散,後來在一個雞鳴的早晨大家重新在六重溪這個地方重新相遇,為了紀念當初組成六重溪部落來自不同地方的五支祖先,從此以後部落公廨便供奉著五位太祖。後來每逢夜祭,族人們家家戶戶都會帶著米買、雞酒、三牲、檳榔、菸、酒等祭品來帶這裡祭祀祖靈,並且祭司也會帶著部落婦女在前方的廣場傳唱牽曲(或者稱牽咦啊嘿),祭典的時候族人也會帶著四種植物組成的花環來紀念過去族人在戰火分離後的重逢,有編成花環主體的白茅草、代表清晨雞啼的雞冠花、暗示團圓的圓仔花和屬於代表祖靈的部落植物哈芒(過山香)。

在耆老的回憶中,部落的公廨最早並不是在目前這個位置,耆老們說祖先過去有提過公廨曾經做了兩次的遷移,但是遷移的年代究竟是在何時,耆老們皆說年代久遠已經無法探究,至少在耆老們小時候公廨就已經在這裡;目前得知公廨的遺跡在部落通往崁頂土地公廟的產業道路上,分別是座落在大坵田和一處果園內,當地也還有村民看到祖靈的傳說。公廨的建築樣式最早有紀錄是在1950年代劉斌雄老師的影像拍照,當時公廨為屋頂紅瓦的木頭建築,後來年久失修村民將公廨修建為類似鄉村常見的土地公面類型的三面水泥牆建築,最後在2000年時因為臺南縣政府協助擴大舉辦夜祭,重新將公廨恢復為以竹、木結構為主體的公廨,後來幾經整修為現在的樣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