部落老照片收集:照片編號22陳俊錡在家騎牛

照片解析:

  1. 背景環境為當時臺南市白河區六重溪42號,陳俊錡的家旁;可以看到右邊有一間用水泥柱搭建成的簡易牛寮。
  2. 圖片中可以見到當時的竹管屋構造,在畫面的左方也可以看到當時的族人為了要防範下雨侵蝕竹管屋,會在牆面上加一層淋有瀝青的黑色防水紙;而地面的部分也會特別用石頭把竹管墊高,避免竹管直接落地接受濕氣侵害,在接地的竹管之間也會排上大石頭防水流入室內。
  3. 在牛寮的屋頂依稀可見當時用來防雨的茅草,而牛寮的地上都鋪著甘蔗葉,作為牛隻休息的地方。牛寮的前方有一坨牛的排泄物。

照片說明:

六重溪過去的主要經濟作物為稻米、甘蔗、樹薯,因此有許多人家自己會飼養牛隻,作為拉車或者犁田的勞動獸力;為了避免工作的牛隻偷吃甘蔗或是作物,族人會用竹子製作一個竹籮筐套在牛的嘴巴上,這種特殊的用具叫做「牛嘴籃」。

陳俊錡的父親陳金鐘養了牛隻,過去在村莊裡面協助村人犁田或載貨;這張照片是陳家的母牛剛生下一隻小牛沒多久,適逢陳俊錡的姐夫帶著相機到六重溪,剛好就拍下了頑皮的陳俊錡騎上小牛的照片。

部落老照片收集:照片編號47陳東河教務主任一家

照片解析:

  1. 照片的背景為最早於日治時期搭建的六重溪國語講習所教室,可以看到當時的教室還是以竹管屋的方式構建。
  2. 教務主任一家穿著輕鬆,應該是在生活或是課餘期間拍下的照片。

照片說明:

陳東河是目前收集資料後,所知最早擔任六重溪國小教務主任一職的老師;據耆老們說陳老師是白河人,可能因為住得近,所以分派來六重溪國小擔任教職。

照片的背景是六重溪國小最早的竹管屋教室,可以看到當時整齊的窗戶和牆上掛了標語,當時的教室是日治時期國語講習所留下來的建築,一直使用到白河大地震(1964年)傾倒後,才重新建立了現在看到的水泥校舍。

部落老照片收集:照片編號45帶著吉他的潘金龍

照片解析:

  1. 此張照片是在相館拍攝的沙龍照,可以看得出背後的佈景和人物手持吉他吉他的擺拍相當講究。
  2. 照片的右下方印有立明照相的字樣,可以確定當初相館的店名。

照片說明:

在臺北工作得時間裡,潘金龍曾寄了許多生活照回家鄉給親人,除了給家裡的人知道自己在臺北的生活,同時也讓雙親知道自己的成長。這張沙龍照的拍攝地點為「麗明照相館」,很值得慶幸的是該相館至今依然還在,而且據研究團隊的確認後發現,照相館的位置跟當初潘金龍在臺北工作的內江街相當靠近,也因此可以驗證潘金龍的照片當初就是在這裡拍攝無誤。

部落老照片收集:照片編號43村民一起出遊與台灣省議會石獅子合照

照片解析:

  1. 畫面中央為一隻西洋石獅子,成為判斷該張照片在何處拍照的依據。
  2. 參與活動的族人大多數穿著白色襯衫上衣與皮鞋,判斷可能為村民當時參觀台灣省議會,所以大家都以正式裝束前往。

照片說明:

當時推測是村莊裡的大家一起出去旅遊,來到台灣省政府一起合照留下的照片。該照片裡面可以看到許多長輩的影像,耆老在做照片回顧的時候提到許多長輩的經歷,特別指出了幾個日治時期至近代從外地遷移到六重溪的人;例如林火崙原為南投水里人,當初為了來六重溪做開墾山地的工作便留下來了,他特別會製作用來裝木炭的竹籃子;劉阿桶是苗栗客家人,因其長輩在日治時期來六重溪工作,後來便留了下來,當時劉阿桶和許多外來工作的家庭都住在牛寮地區(六重溪南方,與部落隔了一座山,過去曾有十多戶人家住在牛寮,不過現在已經全部搬離)。

部落老照片收集:照片編號42年輕的潘慢來

照片解析:

 

照片說明:

潘慢來現年八十五歲,二十出頭歲當兵離開六重溪,經歷駐扎在台北松山的軍旅生涯,退伍後就留在台北內湖一帶;當初的內湖四周不像現在蓋起高樓和經貿園區,當時都市擴張尚未越過基隆河,周遭都還是大片的田園和農地。潘慢來退伍後就在內湖一帶養鴨,為了管理鴨群還曾經叫二弟潘新賀到台北幫忙;潘慢來還開過麵店、自助餐店,甚至還去批甘蔗來賣削甘蔗。因為大環境由農業轉型為工商業社會的緣故,從南部的小村莊獨自一人到台北打拼,潘慢來用十足的韌性在內湖落地生根,展現了自己吃苦耐勞且懂得變通的個性。

部落老照片收集:照片編號50六重溪宋江陣

照片解析:

  1. 照片裡面的族人手持宋江陣的各式武器,照片後方還有一支相當長的兵器叫做「丈二」在頭旗的上方。
  2. 照片拍攝地底是在部落的公厝前方,可以看到當時的環境是一大片的香蕉園。

照片說明:

六重溪雖然不算是一個大村莊,但是過去我們的村子裡面卻有兩個宋江陣,作為廟會時可以出動的陣頭,平常時則團結村莊、強健族人體魄;因為聚落的地域遠近關係,第一個宋江陣是由三重溪、六重溪和南勢仔的居民組成,另外一個則由頂埔、檳榔腳和石牌的居民組成。

這張照片是六重溪地區的宋江陣在做團練時候所留下的紀錄,當時六重溪地區的宋江陣團名叫做「六溪福興堂」,平時練習的地方都是在公厝或是在比較寬闊的民家門口庭院。據老人家所說,福興堂當初建立的時候,是邀請六重溪潘泰山的舅舅從吉貝耍過來教導,所以也可以說六溪福興堂的功夫是師承吉貝耍。

六溪福興堂的宋江陣為二十四人陣,每次出陣包含替換人員和鑼鼓小組,一共大約是三十人左右;大多數都是在村莊的慶典、迎神時出陣表演,尤其每年的正月初九迎佛祖和二月十五六重溪秦元宮熱鬧,村莊裡的宋江陣一定是遊行隊伍裡面的重頭戲。

部落老照片收集:照片編號49潘金龍與朋友出遊合照

照片解析:

  1. 照片內的人物除了右二的孩子外,其餘人物皆和44號照片的人物一樣。
  2. 場景背後的石獅子經研究團隊比對後,確認為中和圓通寺的門口石獅。

照片說明:

和44號照片一樣,潘金龍在臺北工作期間,和友人一起走訪了許多臺北周遭的名山大寺,而身邊的朋友可以確定與44號照片一樣;這張照片元件上其實並沒有任何標註地點的筆記,因為大石獅子的特殊造型,讓研究團隊經過多次北部廟宇的篩選後,終於發現該處為中和圓通寺的山門入口。

部落老照片收集:照片編號48六重溪里幹事十仔

照片解析:

里幹事與另外一名男性在草叢中擺拍,可以看到里幹事帶著手錶、梳油頭,應該是做足了準備。

照片說明:

里幹事在六重溪總是協助村莊張羅大小事務,十仔原本就是村莊的人,在部落擔任里幹事協助家鄉,後來因為娶了關子嶺的女孩子,十仔後來也一起到關子嶺生活。林家土地在六重溪國小一帶很多,潘新賀家族家的土地過去就是從十仔的家買來的。

 

部落老照片收集:照片編號44潘金龍和友人去指南宮

照片解析:

  1. 該張照片背景為民國五十五年左右的指南宮,和現在相比起來可以發現這五十多年來,廟方做了許多的改建和裝飾。
  2. 這張照片的左下角還另外貼了一張潘金龍國小的照片,剛好可以與拍照的當下去做對比。
  3. 照片中的三人應該是在秋冬之際去到當地,因為三人分別都穿了長袖的毛衣與襯衫。

照片說明:

潘金龍十三、四歲的時候就離開家鄉前往臺北工作,這張照片是潘金龍在休假期間與友人一同前往木柵指南宮遊覽的紀錄,由於圖片內人物都是潘金龍的朋友,所以持有這張照片的潘新賀只能指認出自己的弟弟。照片左下方黏貼了一張潘金龍國小時期的大頭照,推測是家裡的親人為了可以翻照片時思念潘金龍,所以才會把他的照片收集在一起。

導覽解說牌設計-南勢仔竹管屋

早期部落的房子大部分都是因地取材,使用竹子作為樑柱再以竹片編織做成隔間,將塗上用米糠和黃泥舂成的泥漿抹上牆面,最後用石灰修飾牆面以預防滲水。雖然現今我們看到部落僅存的竹管屋屋頂都是用水泥瓦蓋的,不過據部落長輩說,早期部落竹管屋的屋頂其實都是用白茅草所鋪成,這種在地材質冬暖夏涼而且又容易取得,部落過去家家戶戶都會在春天的時候幫助彼此竹管厝更換茅草,一直到了六零年代才逐漸被紅瓦和水泥瓦取代。

眼前這棟百年竹管屋的主人是六重溪南勢仔的蘇先生,蘇先生的家屋是南勢仔當地最古老的一棟竹管建築,雖然經過初步估算已經有百年了,但因為蘇先生一家的整理維持,所以依然到現在還保持得相當完善。據蘇先生說,這棟家屋是從他的爺爺青年時期從潘姓的族人手上購買過來的,從蘇先生的爺爺、父親一代代下來交接到他手上;現在蘇先生也已經當爺爺了,仍和兒子、孫子一起居住在這棟祖傳的竹管屋裡。

竹管厝是部落長久以來的智慧結晶,運用在地材質和技術搭建適合當地氣候和風土的家屋,這是祖先留下來的工藝巧思,也是屬於六重溪過去的生活文化。在漫步於六重溪的過程裡,也請大家多多觀察周遭的傳統房舍,這些為族人遮風避雨的建築,承載的不只是防止日曬雨淋的任務,更多的是與族人一代代生活文化的珍貴回憶。